中国中铁四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

01

1970-01

放牛娃与渝怀铁路的故事

新闻来源:中铁四局四公司浏览次数:日期:1970-01-01

    这是一条身处国家连片贫困地区的扶贫铁路,这是21世纪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十大重点工程之一,一条穿越时空的轨道,把一个武陵山区的苗族小伙带到了富庶的江汉平原,这条满载希望和梦想的钢铁大道把从未走出过大山里的放牛娃带到了大城市的高等学府,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那是我与渝怀铁路的故事,十二年之间,变化的许多,不变的是我与渝怀铁路之间的情谊。
    我的老家在贵州省铜仁市茶店镇的一个小山村。我从小长在大山里,是一个没有烦恼的放牛娃。第一次见到火车,是2006年的夏天。那年,我还是一名小学生,前往爸爸干活的工地过暑假。刚建成只通货车渝怀铁路的铜仁站,爸爸就在火车站的旁边房建工地做工头。
    铜仁站修建在铜仁市区的架梁山下面,车站东西两头距离不到300米也是山,是一个典型的山谷里的车站,我和发小喜欢在轨道上玩耍,踩在轨道上,脚步交叉着向前走,载懽载笑地回荡在环绕的青山之间。
记得有次试开的货运列车来了,我们便远远地遥望,红色的信号灯闪烁着,由远及近。火车头在山谷间的轨道穿行,“呜”的鸣笛声显得气贯长虹,小小年纪的我,充满了无尽的憧憬。我何时才能坐上火车呢?火车开往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听当地的伯伯说,渝怀铁路明年就通客车了,我们就可以坐火车出行了,火车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走出了这万山重中的小地方,还有灯火璀璨的大城市,还有一望无际的平原、空旷的大海,这一番话,激起了我无限的幻想。我期待着坐火车,去见识山外的世界。只是这个愿望我等了七年。
    暑假结束了,我离开了城市,回到乡下,进入镇里上初中。为了进入重点高中,我选择了复读,最终也完成了这个目标,高中三年的紧张学习里,上晚自习也能时不时听见火车鸣笛声,周末有时候爬上架梁山,站在山上可以一眼望尽全市的风景,也可以欣赏渝怀铁路上火车经过的风光。在学习的巨大压力下,也经常在铁路上徘徊,在疲惫的青阳下,向往着远方。
    三年的寒窗苦读,圆了我的大学梦,七年的等待,我终于登上了开往陌生遥远我又向往的城市的火车。第一次坐火车,我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有些期许。舅舅陪着我一起去大学报到,我们拿着红色的票根过安检,进站候车。在车厢里,人很多,我挨着舅舅坐着。一阵轻微的晃动,火车开动了。进入隧道的时候,我感到有些耳鸣,舅舅说,第一次坐火车就是这样,身体会感到不适,多坐一会适应了就会好的。
    就这样,从铜仁开往怀化,再到怀化转去武汉的列车,带着我的期待穿梭在山间。过完一个隧道,不一会儿又是跨过一道桥梁,火车仿佛一条巨蟒在山间穿动,白天与黑夜在火车的前进中不时切换。大约17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武汉。
    繁华城市的繁华让我迷失了方向,这些是我在家乡这座小城里看不到的。汉阳门的轮渡,长江与汉水两江交汇的气势磅礴震撼无比,位于市中心马房山的大学校园,先进的教学设施,丰富的学习资源,蓬勃向上的学习风气,这一切都深深触动了我。我默默期许,一定要把所见到的,学到的,告诉村里那些从没走出过大山里的孩子们。
    我的大学四年就是在火车来去中穿梭在武汉与铜仁之间。忘不了,寒假结束后,带着大包小包坐到怀化的火车;忘不了,每次在怀化转车的奔波的辛酸:忘不了,爸妈送我到路门口去赶火车,望着窗外看见他们瞬间苍老的背影;忘不了,有时没有买不到坐票,背着书包站在过道上被挤来挤去的辛苦。寒来暑往,对于我来说,火车是念念不忘的挥霍,成了必备的交通工具。
    坐在渝怀线上的火车,我看到锦江和沅江两岸的风景变换,袅袅山雾,滔滔江水,以及江水流过的人家,坐在车里,我心里有一股吵着要上岸的冲动。透过窗外,无尽的风景,也是无限的遐想。不看风景的时候,就在车上看书,听音乐,陪我度过悠悠的火车时光。
    坐火车去来的大学四年,我逐渐成长,家乡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地处西南山区的家乡,在2015年的夏天,铜仁也迎来了高铁时代,缩短了山区的人民想去外面世界看看的时空距离,从渝怀铁路到沪昆高铁,火车的四年变换,见证了家乡社会面貌的变迁,我也从一个懵懂的少年长成大人。渝怀铁路每年四次的相依相随伴随了我的求学时光,是一个温暖的记忆载体。
    渝怀铁路上的火车,如恋人一般陪伴我度过青葱岁月,又像良师一样激励我拼搏奋斗。山丘与平原之间的穿梭变换,我与渝怀线的情谊日益笃定加深。
    每一次归家,如果不是购票紧张,我都是坐普通列车,选择走渝怀线,这条让我认识大山外面世界的铁路,梦想的出发点,重温第一次来到铁路旁边第一次看见火车的场景,是渝怀线让我树立了一个走向更高更远的地方的理想。从长江畔穿越湘江、沅江、锦江,回到我的故乡。绿水青山,火车穿梭在山间,让我回顾与渝怀线的这些年的情谊,编织一个与火车同奔未来的梦。
 
公司第三届企业文化节